常常看到報導, 台灣企業不斷希望大專院校能培育出有創意有想法的畢業生, 可是現實跟預期總是相反的. Ken Robinson 相當無奈地觀察到 (TED 演講超過千萬人瀏覽) 學校其實是一個扼殺創意的地方. 假如學生們總是被要求答出預設的標準答案, 這又如何可以激發他們去尋找創意的點子呢. 大學聯考, 證照, 各式各樣的考試, 同一道題目不是選擇題, 就是沒有太多的解法, 我們必須有樣學樣尋找標準答案, 毫無發揮創意的空間, 到最後我們逐漸相信, 創意是一種天份, 與生俱來的能力, 只有創意與沒創意兩種, 沒有任何介於中間的.

  其實每個人都可以當創意製造機, 並不是只有藝術家或音樂家才享有的獨特天份, 人的大腦是由神經元所組成的, 有上千億種連結方式的可能, 所以當我們與人互動討論出來的事情會延伸出好幾種不同的想法, 當這些不同的想法在延伸出去時, 又會多十幾種不同的想法.這個系統不斷的在膨脹擴充, 那到底是什麼最主要的因素壓抑了年輕人或孩子們的創意天份呢?當我們還是兒童時, 是不是常跟父母講些天馬行空的話, 說出一些很不可思議, 不切實際的話呢, 我們很大膽的毫無畏懼的表現出我們真實的想法, 但總是被父母一下子又拉回現實世界裡, 『快去唸書吧, 將來考個好大學, 換你將來30年』 諸如此類的話, 打斷了我們朝著夢想發揮創意的活力. 在大人們的世界裡已經是一種只有可行或不可行框架式的世界, 它是很安全的有架構規劃的,但往往是封閉而設限的.大人們已經不允許自己『出線』, 甚至連讓自己的孩子嘗試的勇氣都沒有.這就是為什麼有很多的實驗證明, 有些趣味比賽連幼稚園的孩童做的成果都可以比大人們還要好 (請參考 TED 棉花糖挑戰 — The Marshmallow Challenge by Tom Wujec). 孩子們花很多時間在玩耍和嘗試, 沒有複雜的觀念,理論或計畫阻礙他們執行.美國著明女企業家Mary Kay Ash 曾經說過如果按照空氣動力學的理論,蜜蜂不應該可以飛,但蜜蜂不知道這個理論,所以它繼續照飛不誤.  我是已有兩個孩子的爸爸, 我們應該不要輕易的給孩子畫圈設限, 讓他們的想像可以無限的擴充, 讓人類文明可以更進步, 社會可以更和諧.